--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懂事之前情动以后长不过一天

2010年02月12日 20:29

事实上这一句我总是记不太清楚,然后再看一遍,下次写的时候再看一遍。日复一日的,就不是那么经常使用回车了。好像这样的时候总是觉得很累,当我没有那么多的东西和机会同一个人倾诉的时候,发觉也不是那么的重要。
接连几天晚上睡不着,起床喝水没有番茄,蹲着靠在旁边的木门上觉得很冷,偷偷拿走妈妈收在客厅说辐射不好的手机,然后小羊羊发来短信后来就断掉了,我窝在被子里看那个喜欢的写手的我没有看过的最后一篇文。接着就想,大概有很多人曾经写过或者正在写着无人阅读的故事,那是种什么样的心情。然而无关贵贱,就像感动有很多种,或者遗传信息的选择性表达。
我希望她看到,我希望他看到,然而他们看不到。然后我就会想起军训,尽管我不太喜欢怀念或者回忆这些动作。蹲点的事情确实还没有具体实施过呢,看到他二号是意外,不过也没有想从车上跳下来。写不出东西的时候就去看某某的日志,然后就很快乐,虽然快乐不一定能写出东西,但一般情况下看完以后既快乐又能写出东西。这个叫一举两得,一石二鸟,一箭双雕,一尸两命……突然发现一件不错的事情,我暗了,你明亮了,挺不错。事实就是我放假的时候经常想报名的事情,想我那时候穿什么衣服头发什么样是不是发神经会看到哪些人,但是真的报名那一天我穿了一年前的衣服头发还是老样子神经病是一直的必然看到班主任。打开百度的时候突然不记得要查什么,坐着想很久,可能想得起来,可能想不起来,也许明天想起来,也许永远也想不起来……这样使用计算机非常久,我爸会走进来说别太过分语气很恶劣那种,我妈也会,然而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就不再做了,以后都不做。其实不使用电脑也不可能写作业,牙齿就痛了,它会自己好。有一个到现在还没讲的需要笔的笑话,久了我就觉得可能也不是很好笑。偶尔有一天我玩了下校内,看到那个他妈是我妈同事的考到上海交大的人小时候的照片,我不认识他,但我认识他妈。他的寝室的照片里他的桌子对面的墙上贴着一副书法——长恨歌。他的高中是146班啊我都223了,当然仍旧是那幢叫做逸夫的教学楼,或者逸夫教学的楼。
我爸就会开始很气愤,即使喊我吃饭,即使我很饿但是我不想吃饭。那就还是去吃吧,让我总是觉得有什么没有写完。
既然回来了,那就继续写。今年要看春晚,我要看小虎队。看小虎队。


コメント

  1. green | URL | -

    我要屎了马上去分班考(颓丧虽然是辅导班的

  2. cynal | URL | -

    辅导班一直不明白-O-

コメントの投稿

(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everymorningc.blog46.fc2.com/tb.php/42-aa56a06f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