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只有年少时才会大动干戈的悲和喜

2010年01月31日 03:02

标题取自木三最近的日志。
像是平素生活一样亲近而遥远,在不同时刻相似见闻,这个城市狭窄的街道和总是不走斑马线的人们。平白无故度过了这么些年,仿佛回望了一段被自己遗忘的时光。我总是以为她会是仍然喊着“哇噻,字真大”的少根筋的童年一样的女孩子,事实上是谁说成长是为了更有能力单纯。所以那些唱过歌的窗口,文字当中频繁出现的你,与我无关的夕阳下的城市角落,我应当明白自己那些年的哗众取宠与虚张声势。更换的地址销毁的印记,无法再不对文字后悔。依附于她和那个仿佛一如当初的空间,让被丢弃且无人认领的一路上的自己得以栖息。
无关原谅与否,无关陪同,无关耗费了太多勇气来佐证的忌妒,无关等待,无关记得。我已经不敢说出“一起去……”之类的话。无关无关我。
加热以后会恢复颜色的溶液。多年以后会涂抹上新的色彩。的我们。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続きを読む ]

撞衫撞得心旷神怡

2010年01月29日 19:28

>>>
如题。
就算撞得很厉害也没有撞到同一个颜色。…那如此悲剧的我,到底是幸还是不幸…

>>>
放假了。因为新教材不到位等诸多有利因素…我们没有补课。
啊哈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哈哈哈哈一个月的假期太长了太长了太长了呀!
煞风景的是作业很多。很多东西没写。没有钱。看不到某人了。要假装很殷勤地劝别人和好(其实关我屁事)。
我说她们不就争个男人嘛至于好像我们都犯到她什么了我说我他妈还真不稀罕吃什么火锅你以为就你不顺心啊别人都得宠着你让着你还是怎么着啊高兴的时候人也得陪着高兴不高兴了就一片儿都惹了你。还就为了个男人。
没意思啊没意思。

>>>
呐。煞风景的事情。
看不到某人了。要过年了。冬天快过去了。几乎执念了整个冬天的事情必须如期告别。
哪天听到他和他的朋友聊天,对方说“你敢不回来你”。
其实我多少希望的是他不回来了。希望他从来没有出现过。

>>>
推文一篇。
当然我确信真正喜欢的东西是不愿意和任何人分享的,但是这也是真正喜欢的东西。…所以说我很少推荐什么啊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
艾菲的SD同人《笑忘书》。
(你不要奇怪为什么我看SD的同人…)
说过很喜欢的战争背景,并不很喜欢富情节性的故事,但是艾菲的文总是恰到好处。我们仿佛一定会有的熟稔的内心的事情就发生在大概决不会面临的境遇当中。也没有拖沓词句。平淡漫长。好吧虽然常常提起眼泪,也并没什么价值。但是看的那天晚上在被窝里,看到流川那一句话的时候很难看地哭了。没有眼泪。
看到这篇日志之后如果想要看的你…你可以猜我说的是哪一句(你够了)。

>>>
咳。学校里有个人觉得像流川枫。
…不过其实我没什么感情的啦对他们

>>>
ok 过年吧就快。
好饿。

就这样的一下子都走了。

2010年01月01日 19:44

昨晚是六点左右出的门,然后跟着木三火锅她们辗转于各个网吧。其实辗转也没有很多,之前去的最喜欢。又明亮又看到了某人。蒋蛾的情况也比我想象中的没有那么糟糕。于是听她说着那句的确知道但忘记了的话的时候我觉得我也没什么错。她说 反正男人都是这么花心的,不如找个长得好看点的。
吃完东西去广场。是个不大不小的节日所以大部分人窝在家里大概。我记得小时候还能够很利索地爬栏杆但是现在不行不知道为什么。摔下来直接躺地上了。不过真可高兴,大家都笑了。我觉得这样我的存在才有意义。
是真的笑了吧。就算不是开心的也是高兴的。
以及翻摇梯的时候在上面觉得就要栽下来了。虽然最后在火锅成功翻过去的刺激下也翻过去了。可还是真他妈的惊悚啊。和说不出来的什么。火锅还给我们买鸭脚,然后就特嚣张地一人啃着一只在没什么人的街上走。
然后我老不想回家的,给爸妈打电话他们不让的时候就哭了。眼泪这东西真觉得没什么意义了对于我。带着哭腔仿若真诚地说着 我想和她们在一起。
好像不真是这么想的 又好像是。总之没回家 换了一家网吧再去戴的耳机没有声音。按照预想中的和火锅和木三度过了其实也乏善可陈的最后一天。不特别高兴开心什么的 但是还不错。半夜回来看跨年演唱会的重播不过都没什么感觉。我扭着头撑在衣领上最后听到火锅说 睡着了?三个人没洗脸没刷牙的(好吧我有点在意这个- -)在火锅家的沙发上睡了一晚 上午醒过来的时候活动一下就咔嚓咔嚓的骨头响。我睡得最早也醒最早然后坐那儿学外面的吆喝声 北方水饺 六块钱一斤。过一会儿她们也醒了。
在火锅家里看了一直想看但没时间的大逃杀,因为字幕看不太清楚几个人也都没怎么认真的反正觉得不怎么样。甚至觉得不如糖写的文好。还看了重放的m的快本 火锅说起她的某朋友 她喜欢恩赫 就是李赫宰 晓得么? 诶?今天是谁生日来着 superjunior里的 她签名上写着…… 于是我大义凛然(……)地 李晟敏。
well 像一些不大不小的惊喜玩笑。

在上一年的末尾因为重要的人失去了重要的人。说实话最对不起她们的就是半点都不难过 有太多这样的事情了。自己走掉的我推开的 后来我也没再说觉得自己没朋友啊 。本当以为是永远最安稳的存在着的 发现也没这回事儿。
像甩了一下头发掉下的看不见的灰尘一样简单。……虽然的确很重要的。
然后既然二零一零 下很久决心要做的事情希望真的开始去做。反正冬天迟早要过去。
你好你好你好你好呀。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