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一些事。

2009年12月27日 19:14

1、花掉大把大把的时间找一个播放器的我的人生真是……= =
那么如果没有找到的话那么我的人生真是……...
所以好心人们赐我一个播放器地址吧难道91是挂掉了么……他那么XXXX的写着china也挂掉了么……

2、真正喜爱的东西是不愿意和任何人分享的。——我举双手双脚翘辫子赞成。
well 想想觉得……噢我原来如此自私!。不过我是真的就这么相信的。
所以对于某种人……巧笑迎合是什嘛意思……还不知道嘛!
……噢我原来如此小心眼!←很骄傲?

3、忽冷忽热啊。

4、明天考试噢……我心里那个底儿还不知道在哪个星球……

5、重申播放器问题以示重视……

6、讨厌一个人和喜欢一个人都不是那么好受嗯。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我们是。

2009年12月23日 14:36

年轻的女孩子穿鲜艳的衣服,私下色,偶尔化妆。音乐不完整。
没有下雨的潮湿天气。狭窄街道把青石板堆在旁边翻出泥土。
夜晚熄掉了灯。

let me forget all of the hate, all of the sadness

我们像失去了眼睛。
我们是我们是我们是我们是我们是我们是……然后伸出手掌。

冰冷也将手指交叠。耳里还残留着哽咽的诗声。
唯望君安。

是的。就是这样。

老虎君的米白色外套。

2009年12月16日 19:35

老虎君是我亲爱的小弟。
大概过去了两年时间,当时的确是我神里神经地发短信说“就是讨厌你这种人”。现在让我解释的话……我也只能搬出wwz的经典语句 从一开始,我就是一个任性的存在。
是无法挽回的事情吧。说如果的话,如果没有那样做,也许现在是非常,非常好的朋友。但是没有。
军训的有一天下午,我从食堂走到林荫道上,他一个人正面走过来。然后相互笑了一下。他左拐,我直走。
和扯着他说胡话他也不回绝的夜晚。拍我肩膀的楼道。
我偶尔会想起当初他那么大改变会不会多少和我有关。即使再自作多情也撇不开内疚。
或者其实他总要变成现在这样的人。
但我希望 我希望我一直是泥哥他一直是老虎小弟。这个时候还是最初的他的他我和我。
希望一直是朋友。

双胞胎果真就是那么神奇的!我顿时对这玩意儿(……)充满了喜爱啊当然,要先结婚←喂|||
如上我欢快地写着bo的时候,发生的一件……不怎么样的事情。
那就这样吧。

[ 続きを読む ]

把这个神经病收归国有吧(?)

2009年12月11日 14:24

天知道我多久没关注这些那什么那些这什么的消息了……每天为指甲盖大点儿事二绕着圈儿的头疼暴走啊……
天知道我今天真就看了一视频啊就一视频啊……
李赫海的rap啊rap啊啊啊啊李赫在跟着李东海的头出现(……)为啥为啥啊先生的脸为什么我觉得又小了为什么每到这个时候都令人发指地想说“该剪头了……”←特别是某人- -
mv里先生坐的沙发真好看啊旁边的灯真好看啊抹嘴唇真好看啊……←乡下人的本质果然藏都藏不住的闪闪发光啊
可是我明明觉得小特(……)他们端着酒杯的时候讲的是“小鸭子的故事”……|||
为什么一群人都这么顺眼噢

插花——最近总在学校听到有人很大声放sorry sorry等等,当时我是多么地想过去揪着他们的领子讲你晓得伐什么什么的你晓得屁噢?不过还是莫名其妙很骄傲什么的。

心里就哗啦哗啦地涌起来一团宝蓝色啊。←洪灾噢?(揍)
嗯 我回来了。

蘑君只是有点像植物罢了。

2009年12月07日 14:43

语文老师给的习作题目是不能没有你,于是我果然不负重望地写成了情书……一样的东西。
想起什么时候还在周记里写过Dear Hyun 这样开头的文章老师还给批了A+ = =。
我最近总是讲别人是硕掰←好吧这个是方言。比如我突然在安静得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到(经典!!)的自习课上笑得神经病一样,前面的有着屈原一样蛾眉的某人问“你笑什么”。答曰“我想起了一个硕掰……”
well 虽然事实上我才是最那什么的硕掰啊哈哈哈哈哈哈哈←请自行脑内我自横刀向天笑的架势= =+
不过总是被我讲是硕掰的那个人真的好讨嫌咧!诶嘿港都妹爱港得!

每天跟蒋蛾和俊崽扯淡的时候都觉得真太他妈言情了至于嘛她们两个!
当然虽然我经常找她们帮她们解决情感问题(我的人生也就这么一点…)经常满心热忱的跑五楼…… 其实心里想的是另一个人(揍)。
我在想我今天下午要不要回家呢要不要呢。因为跟同桌陌阳小崽说不想和她一起吃晚饭后每到晚饭时间都真是尴尬啊!不过本来就差不多一整天混在一起了,再一起吃饭真是太无趣了口牙!

听说双胞胎先生中的哥哥被某人强吻|||我刚才本来写的是某女……结果我发现不一定是女人?哼哼
今天早上迟到了忘了拿牛奶!害我心神不宁了一上午!谁要是给我喝不完的牛奶我就嫁给他她它!
前两天我觉得我说的有点好笑的一句话是“有硕为什么不耍”……哟吼——

什么时候才会下雪呢。
如果没有元旦晚会的话多少还是遗憾的,本来想要再唱一首歌的。
再唱一首歌。

well 好困呐><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