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winter again。

2009年10月29日 11:49

回回用的句型是,最近很喜欢冬天。
到底是不再能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想起来十一月初的哪一天恰是立冬。
或者本来也没有恰好的说法,总要有一天要被叫作立冬。
如果说自己觉得所有有生命力的事情都在夏天被完成或者将被完成。那冬天是要干什么来着。

总能想到的是觉得人跟人之间的距离刚刚好。
热水袋是很麻烦,冬天的厚棉袜子是五双夏天的袜子叠在一起。毛线帽子还是想戴,大概换一顶。
唱歌可以给棉花听。
人会特别容易察觉到温暖而备加珍惜么。

我想起来仍然十分感谢从夏天疯狂喊着歌“刷”地跑过的人们,总有些理由可以说怀念某些夏天。
其实更为怀念的是一些人还未曾出现的时间。没有任何人可是依然活得丰盛愉快。
那么我们遇见更多的更为重要的人之后。说到底是失去了这个么。

就像军训时候的那些早晨傍晚,躲在草丛后边吃简单的早晚餐认真听广播。
空无一人的学校似乎再也不会有。

啊 喜欢冬天么?
最近很喜欢冬天。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続きを読む ]

忽然不想让你知道。

2009年10月15日 00:55


总是会想起一些过去相当一段时间的事情。却又不记得客观认同的大事。
诸如小学毕业会吃着西瓜哭了。扫地的时候偷懒唱歌被男生听到。坐在栏杆上冰淇淋熔化掉了一滴。上很长很宽的楼梯走了对角线。半路停下出租车跑到旧书店。潮湿森林里大声的唱歌。
非常多,刻意想反而想不起来。
却都是一瞬间。只有画面没有感觉。
对了。还有。


去年这个时候同样坐在房间角落的棕木桌前。拉上窗帘合紧了门。
冠冕堂皇的理由是……忘记了。


回家的时候她们等了我,但其实今天想一个人走。
像她听到哭了的那篇作文一样,我不能告诉她写的时候想的并不是她。
岔口分开之后的路上碰见熟人,从他们身边骑得飞快,之后是下坡路于是直接冲了下去。
哼晚上一直在唱的那句歌词。其实只是中午左顾右盼地听了一遍。
谁知道会把那一句记得那么清楚呢,又不是很喜欢的。


“爱我的人相信我一直在努力改变所有失败。”


又不是很喜欢的。
某个时候的自己是非常看不起的。并且坚定过,“才不会呢”。觉得真是肤浅。


晚上她和她说很崇拜你。是“崇拜”这个词语。
好象把你弄成偶像一样,兴高采烈地说要买和你一样的衣服。她说觉得你什么都会什么都好。我真心地附和她说我也觉得啊。
怎么又变成这样。总是要仰望着朋友们呢。
可是即使是对于你,我也一点不想排着队做你的好朋友的。
她之所以毫无顾及地跟我说,是因为我们不是好朋友吧。看起来就不是。


但是后来真的没有再这样觉得过。
是非常骄傲的。非常骄傲的。


很多姑娘说想把生日楼一层一层翻译给赵奎贤听。
但若是以我的意愿,是并不想的。包括曾经做过的其实并没有什么的一些做过的事情,诸如写的文字消耗的时间或者所有的心情和会有的心情。
包括对于以前的某某对于现在的你们对于可能以后会是的某某。
忽然 全部 不想让你知道。


不过还是。


生日快乐李东海先生。
感谢你的出生。你们。



又不是我让你这样活的。

2009年10月11日 18:30

上一个冬天结束之后上一个夏天也结束了。
令人感到害怕的并不是时间流逝般恍然惊梦,而是我们学校的校服竟然有裙子……。
↑↑↑↑↑↑↑
这是个笑话啊其实。……

我已经非常不想再在晚自习的时候和身边两个人聊天并谈及喜好和任何个人观念的内容了。
我已经非常不想再在上课的时候手机上贴吧翻帖子然后荡漾到抽筋了
……

他们说“你好鲜艳啊”“我认识你以来你第一次穿这么鲜艳”“你很红啊”的时候我得瑟得不得了怎样啊。
不过那天下午吃完晚饭和kingsun说我要变鲜艳的时候她很令人地说其实想要做清冷的人。
于是后来就不再和她吃晚饭了。况且要和人在一起总变得很规律未免太不对我的一贯作风了是吧。

变冷了。
要记得加衣服唷。
[ 続きを読む ]

陈词滥调。

2009年10月01日 15:32

所谓时光堆砌的苍白旅程。
毫无意义的掌纹。
被欺骗的相信和苦味的柠檬茶。o ma i。

以及我是神经病。
如果你不把我当神经病看也不能怪我啦。
[ 続きを読む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