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最后何以生疏。

2009年09月20日 16:56

挂在皮带扣上的钥匙串叮当响。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続きを読む ]

像为着彼此繁复喧嚣。

2009年09月13日 19:17

很困啊。

换位置以后觉得离板太近,于是就再不能侧过身体就在墙壁上蹭白灰。
前面的男生有很好看的发旋。
英语的对话练习还是被用来搞怪和造成笑点,听到笑声其实很有成就感。
天气说好不坏,懒到把两套衣服日复一日地轮换柜子都不用打开。
有一个星期多没有用筷子吃饭了吧。

白菜君是劳模,他让每一组的人扫一个星期的地。
导致我每天等着同学从四楼把扫把扔下来,幸运的是只有今早挂在树杈上。
于是每天都可以看到双胞胎帅哥中不知道是哥哥还是弟弟的一位拿着早餐袋子,在柱子背后或者放在地上捣鼓来捣鼓去。
事实上我觉得他们的长相很有弱智儿童的范儿。当然在这之前我应当进行严谨的自我审视。

不知道明天早上会不会依然咋呼着爬起来跑去扫地。
或者我终于可以坐在某家小店的木头桌子旁边吃完早餐。
还没有休息就需要上课,作业却仍然无法完成。

常常吵闹,然后说出一句“我是值日班干”似乎引发笑点。
有些时候真心实意笑得非常剧烈,笑过后又觉得空荡荡的想着“我要把过去那些找回来。”

我很累很困我不想说话。
我想炎热天气紧走开我想穿麻布的长衫戴口罩站在人群里笑起来只有轮廓没有知觉。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