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把悲伤留给喜欢悲伤的人。

2009年08月31日 14:32

于是我突然完全丧失了对拍照这件事情的喜爱。……
于是原来落落君也觉得砂糖君很萌啊。……
于是本期主题是,愉快的八月底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続きを読む ]

can you feel my world。

2009年08月30日 18:45

下午五点的天就暗得撒了灰一样。某个季节在上第一节晚自习的时候都能像每天约好一样的看日落对面的晚霞天空。
在songtaste找很多自编专辑来听,通常合口味的专辑名里的歌也很合口味。
这个蓝色雨后的阳光和嫩蓝天空透明水瓶都让我觉得有些陈旧,却似乎没有更适合的。
你会不会常常会为恰好碰见例如17:17这样的时间而感到高兴。

父亲一直在重复着你自己打电话给班主任说明天不要去报名了反正你要去我也不会让你去的这样看起来有点长的语句。
事实上我不止一次地想要嘲笑他的故作姿态。
要想让我不能报名只要不给钱就可以了,总之什么都是他能够操控的于是我在胡作非为。
不过我认为他是不敢让我休学的。

然后想起来还没有吃中午饭。
如果总是在晚饭时间打算出门的话妈妈一定会吐槽我的。但是像现在这样的晚饭时间妈妈还没有回家。
在百度上搜索自己和一些人的真名很好玩,想起两年前曾因为某位同名女性身在海南而开心了一阵子并且也只是一阵子而已。好在麻烦事情终于解决就是了。
[ 続きを読む ]

俺が 见えないのかすぐそばにいるのに。

2009年08月29日 13:56

是我们改变了时间
还是时间改变了我和你
[ 続きを読む ]

愿望。

2009年08月24日 23:15

快乐可以和任何人分享,但悲伤只有和心最近的人一起悲伤。所以那些流过的泪水,抵过所有幸福和快乐。

我总希望相信人能喜欢另一个人一辈子。
当然。
没什么所谓的永远所谓的绝对。

可是会难过啊。
就像是你原本站在那里我走过来。然后你对我笑了笑就走开了。
会难过的。

你不知道我是因为你才过来的吗。
或者因为遇到了你,才想要在这里继续停留下去。

means all the world to me。

2009年08月23日 22:43

很容易就开心。

比如看糖的日志的时候,看到她用兵荒马乱形容她最近做书很忙的通贩期(……)。
想到兵荒马乱这个词语这几天也有在用不是吗。兵荒马乱的军训。
牵扯不到所谓默契的层面,能够知道只是无数巧合中的一个。
可是那么可爱的人。
每一个留言不管认识不认识都会回复。我想真正有性格的人不会拘泥于这些方面的冷淡。
她不是冷漠,甚至是很温暖。可是距离感是无处不在的。
因为泛泛之交可以有很多,也必须明白对方的那个好朋友决不是自己。
喜欢很多人,网络这么奇妙竟然多数都能够有机会说上几句话。
但那并不是交集。

好吧这段话很乱。
意思是我想起yuka两年前那篇日志的最后一句话。突然有些困惑。
不过即使如此仍是觉得,淡如水就淡如水吧。至少还能如水。

突然就很想暴走。噢呐噢呐呐呐我要结婚的嘛真的谁开玩笑了><
看这里的时候请想象一下我怎样在电脑前摇头晃脑。
每天坐在花坛边聊天的内容都是一样的,小俊老是嚷嚷这个方向看不到帅哥以及我们班有两个级草级别的人物。
事实上我真的很想去暗恋隔壁班的小俊和蒋蛾口中的远看很好近看很丑的欧某某啊。
对不起尽管上午问了蒋蛾三次以上但是仍然忘了他的名字真是对不起!!!
以后一定要活得像小俊崽一样!!握拳!!

……握个屁啊要真能喜欢一个人那真是……谢天谢地……。

以及刚才看一个表情怪灵的。可是还不知道怎样弄自定义的表情插入。
所以我真的日语无能所以谁知道请无私而温暖地告诉我吧!!!

似乎无法离开感叹号了……。
以上本日志的正文内容就圆满结束了。【谁会能有兴趣看到这里啊|||

[ 続きを読む ]

晴朗的天空飞过云雀。

2009年08月19日 14:15

没什么,就是挺想说这句话的。
晴朗的天空飞过云雀。

为了保留难得的二十多条日志评论而做出的蠢事儿还少么。

下午下楼梯的时候正好听到广播在念我的稿子。其实那篇有用心写。
可惜那样空荡荡的学校里,她肯定没有听到。
我说她肯定会喜欢酷这个词的。

其实就像糖说她喜欢七宿喜欢P和Jin,都是喜欢那种相互陪伴的感觉。
并且泡菜国和味汤国在我看来也没有什么区别。
所以后来看到你兴高采烈地聊着新喜欢的couple,我有想过当初你也是这样喜欢李赫海的吧。
所以即使遗憾总觉得有,也可以当作不存在的。

开心的事情们。
昨天提着晚饭走去草丛的时候跟对面走过来的他笑了笑。
没有抹防晒霜的时候三个朋友一人拿出一瓶来帮我抹
消防演习的时候插队跑在某某后面。
一个人坐着的时候会有朋友们走过来或者开玩笑说你走颓废风么,笑。
学校里那口井的水格外的清凉。
等着看禁毒展览的时候班上的两个病号充当后勤来给我们送水。
觉得那个小学毕业考告诉我张飞吃豆芽——这个歇后语的同学长得有点像pchy。
躺在或趴在地板上的时候被一人讽刺结果更高兴了
吃早饭和晚饭的草丛可以听广播听很清楚。

……我终于人际交往走向正常化了。
所以当初杨光满怎么会仅凭一个月的表面认识就说XXX她人不在网心在网。
好吧这句话怪好笑的。

虽然现在貌似的确无法保持距离很彻底。
但是就像已经无法改变了这样的生活一样。总得尝试着寻找乐趣。

要命的低潮期不要再有了真是的。
以及那个故事的结局有些悲伤。好像不很想写下去。
好了不应该给我的废柴找借口。
你见过文才写完第一章就立马瓶颈写不下去的人么……

好吧不要说见过。我不是那个意思

[ 続きを読む ]

终于乐极生悲了。

2009年08月18日 23:26

有时候人会给自己太大的希望。有时候会认为做什么事都很容易以为一切都能按照自己的意愿。
很不幸的是我犯着以上甚至更多的错误在某月某日爬进殿里丢了一堆自以为是的恶心东西来亵渎汉语的博大精深继而不要脸地滚了出来
好吧这没什么。我突然感到很有动力。至少白手起家(?)十分不容易。谢谢满叔

又如同三年前一样作为新生代表要从人堆中钻出来去发言。
我实在是不明白,老师们看上我哪一点偏偏要选我是的,这真的没有任何理由成立。
新班级是二二三班,其实我很期待二二二班的你看这多么的二啊多么的适合我啊。不过其实二二三是更二的意思么……远目。

最介意的不是和喜欢的朋友分开了也不是又和不知道个人卫生是什么的搅割同班。
而是那位作为我发小的同学又阴魂不散地出现在我身边。
距离美很重要的干嘛又会和她同班。我真的不想讨厌她。

这些表情像一块块饼。
坐回补课时候的班级的位置了,傍晚的时候能够看晚霞。觉得那时候的天空最美。
桌子脚不平,撕了一张纸折起来垫在下面。
甚至抽屉里还有那时丢在里面的糖果包装。即使粉红色的不是我喜欢的口味。
想起刚补课的时候没有很多的不适应。

其实我好像一直不知道。
我很讨厌没有你的地方。

不知道要再说些什么。无论如何故事会继续写的因为我自己很想看。
就像无论如何都要生活下去一样。

貌似这里的网吧不能写fc2,会乱码。明天去那家新开的看看。
所以有可能以后会换一段时间的bus。可能会很久以后了

好梦。


[ 続きを読む ]

变成水洗过两次还能用的u盘。

2009年08月17日 12:27

变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大好青年吧就如同变成泡过两次肥水并也许将继续被洗的u盘君一样。
今天是和每一天一样特别的日子……距离你说讨厌我已经一年半了。……在这一年半里我慢吞吞地成长为一名无可救药罪孽深重的神经病
我从没这样怕过某位老师 可是杨光满同志做到了 感谢他.也感谢您表达了我的心声。
有一次你在popo上问我,你问什么我忘了= =好像是朋友之间如何如何怎样怎样最重要的是什么。
难得你问这样正常点的问题。我回答你说是真实。然后补充一句说不管别人是不是喜欢。
你唱好吧下辈子如果我还记得你我们死也要在一起。我唱风筝有风海豚有海我存在在你的存在。

我们再也变不成好朋友啦可四你和蒋蛾好美好啊我看到你们就很开心啊你祝福我早日找到好朋友早日结婚吧以及最后周年半快乐
p.s.风信子旁边旁边的那家店里有我凯觑了很久的格子衬衫格子衬衫可是秋天之前我没可能变瘦的所以你去买吧去买去买去买你穿会好看的 握拳!

音乐添了大蓝香水海
如果很不凑巧进来恰好放到tears请点击下一曲【我总觉着没人想听X= =但是我不想删
说回大蓝和香水海,是「梦的延长线-几米创作十年音乐风景」里的。
大蓝让我想起那场突如其来的电影。
某一个晚上中途请假,然后跑到街上玩(……)。我也很奇怪为什么出了学校就舒服了
广场上挂了大荧幕在放电影,深蓝色的背影提着一盏灯然后坐到海边围堤上,面前是深蓝色的涌动的海。
再然后貌似是一个日本姑娘,点燃一个小蛋糕上的蜡烛。

接着我推着车回家了。
后来其实介怀了很久但是终究没能知道那到底是什么电影。
后来觉得那就是大蓝。

觉得很灵啊,怪喜欢的。
刚才我终于被囧家的群给踢了……其实真的是没人理我啊那里边……。
我们的目标是,没有蛀牙!

看到那一堆白灰的衣服。我突然惆怅了……
我要变鲜艳。!

李东海说爱情来的时候很容易,走的时候让人很想死。
请问您是经历了什么感情纠葛 一一
这是我刚才忘了说的现在补上但也没什么想说的就只是想补上的内容。(……)

我们去玩儿。

2009年08月16日 16:03

「本来想放scars但是没有找到last live版于是作罢。
那就怀着“换首温暖的歌吧”的心态好了。
当初还说要和一个随便哪里都想要与之同去的他她它一起去河里吃西瓜结果夏天转眼就没了。而且也没找到那样的人啊囧。
去年的今天,还是昨天。我们在火车站。你知道的。是不是一样的夏天。
还是夏天快乐吧。」

「第一次说话是去年十月五日。【关于这个问题我很认真地翻了当时你发的帖
好吧我在你的文章下说了一堆现在看了要吐的废话。所以说认识还没有一年其实。
觉得你成长了很多【我有甚资格说这样
我想虽然你比我高很多但是有一天我们如果能见面就好了。以及你是我的偶像(笑)。
希望你能像现在这样快乐真的。」

进入每天都要喝茶的老年时代了。
号外号外爆料爆料,柳静在和我交流见不得人的东西。
……无话可说了。茶也喝完了。……
[ 続きを読む ]

dream joker。

2009年08月15日 19:17

桌是棕木色的,左手边放着温掉了的茶。拉出来的茶包吊牌被风扇吹翻起来。
凹槽里有粉红色未打开包装的纸巾,是哪一次买东西附送的小礼品。
书柜上摆着一整套中国历代文学作品选,版本很旧,没事做的时候拿过第一本来看。

总觉得这样的标题下写些什么都很有装腔作势的意味。
不过想要说的是音乐换了X的tears。
流行歌曲是听惯了所以起初并不算“一听钟情”地喜欢X的歌,不过tears的旋律很上口便多听了几遍。也有一段时间每回都直接跳过但没有删去。
后来某一天午后躺在沙发上听歌,中间似乎有睡着,那种淡的微弱温度的一节阳光从头顶移动到脚踝。
其实我对音乐一无所知,不知道什么鼓点节奏编曲,也分辨不清吉他和贝司。
那个下午突然清醒,恰好播到tears华丽的间奏部分。似乎一直是半梦半醒的状态,但又在歌曲结束的时候神智不清地按了循环。十分多钟的歌一遍一遍听,一个小时约六遍。
恍惚的时候听起来又常常在英文念白前回一会神。
我当时以至到现在,都想那个间奏里一定有hide,即使我不知道在哪里。
那是我第一次因为一首歌流泪。

sometimes our tears blinded the love
we lost our dreams along the way
but I never thought you'd trade your soul to the fates
never thought you'd leave me alone
time through the rain has set me free
sand of time will keep your memory
love everlasting fades away
alive within your beatless heart


怪不得有人说yo你的歌词很乌鸦嘴。
我也记得hide说过,如果有一个成员死了,那么那个乐队就会被描述成一个值得回忆的乐队。……历史这个词,我认为,只有当乐队里死了一个人的时候才适用。
其实无关结局如何。

X风靡的时候我不过小孩一个,自然是决没有从一开始就喜欢上的机会。
所以即使知道X不会再是当初的X,却无法知晓得更深刻。
那是完全错开的时光岁月年华光阴。
这是个多美丽 又遗憾的世界。

像是四月yuka应我请求写下的「与君歌一曲」所写到的,我想如果有人问为什么喜欢X,我也只能说那是因为他们击中了我的心。

整个下午都在看the last live,因为有别的事情总不能专心,断续地播放着。
舞台周围都是宽阔的色人海,灯光绚丽,X无处不在。又想起它无限的意思。
开场时候hide从侧边走出来,人声鼎沸。红衣服红头发蹦蹦跳跳拍着手跑向X形舞台中央的hide。
我想我知道那个动听的女声所说话语的意思。第一首歌是同样很喜欢的rusty nail。
什么时候开始熟悉了的toshi的声音,yo打鼓甩头幅度很大。

就突然湿了眼角。

像是击中了我的心。



灰格子礼帽。

2009年08月02日 15:45

it's just a new beginning。
虽然我知道我已经new beginning很多次了。

计算机兄终于貌似瘫痪了,拿去修的时候特别嘱咐硬盘里的东西不能丢。
倒不是太觉得重新下麻烦,而是那些东西原先是从哪里下的啊
于是到父亲的办公室上网,和两个女人同在一个天花板下且耳机被人用掉不能看电影听歌开音响还不如去网吧
果然我不适合站子,进阁子也有段时间了仍然不够权限去这去那。或者总是为了凑字数死命废话。或者仍然不会在论坛发帖
切切,你很了不起啊。

昨日与父亲商榷借我没网的笔记本写东西。
大概就是平时突然有所谓灵感的时候记下来而已不能再像之前那样粗糙随便仓促【对我真的不想面对我很废柴这件事情所以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好像真的学不会画画制图的样子,还有游泳跳单车跳马也总学不会。

学不会的总比能去做哪怕一点点的要多得多。

[ 続きを読む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